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
联邦文苑
    
返回

读《樊登讲论语·学而》引发的一点思考

发布时间:2022-12-01    浏览:902

《论语》作为一部记录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语录体散文集,自古以来便被中国读书人关注与讨论。宋代理学大家朱熹更是将《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四部书奉为圣人之书。

中国读书人历来讲究“修、齐、治、平”,而《论语》正是开创儒学思想的夫子结合己身给出的一个“人”处于“社会”所能做到的“修、齐、治、平”可以是什么样子。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出于一点个人功利的私心研究了一下宗教这个课题,然后我惊奇地发现,几乎所有的思想流派的起点到终点都是一场造神运动。无论是伊斯兰教的真主阿拉,或是佛教的万象佛陀,基督教的上帝与耶稣,道门的四御和三清,甚至于飞天意面……无论是古今中外,似乎只有夫子教化我们要“子不语:怪、力、乱、神”,要“敬鬼神而远之”。究其根本,在于宗教教化教众往往为求扩展速度,将神权凌驾于人权之上,使教众因畏生信,因信而践。而儒家思想的内核在于以人为本,读书人以恻隐为基,因耻而践,践而立身。保持人权的完整与独立性,这是我作为接受传统儒学思想的读书人最自豪的地方。

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带来的世界文化大融合,中国人对儒学思想的态度逐渐趋于两极化,同时网络文学的兴起也使得许多三流网文对儒学经典的断章取义愈发的信口开河。很多不明就里的读者对儒学思想的非议也时常让我如鲠在喉。

就比如备受古今中外儒学大家推崇的“中庸思想”本来是教育读书人要严于律己,持之以恒,遇事要客观公正,不偏不倚。结果被许多所谓的文学前辈冠以“不论是非,只求自身”的消极解读。这是很不公平的。

我们需要明白,儒家思想的约束力在于从道德的角度规范读书人的言行举止,继而从内向外的依靠读书人的自制力辅以社会公信力(诸如风俗,法律,教规)不断地完善和进步。诚然,在封建礼数的框架下,儒家思想通常被捆绑在封建中央集权的工具上,因“教条、迂朽”等描述为人诟病。但是要知道,工具本身没有正邪之分,正邪只体现在掌握工具的人的身上。

网上所描述的对儒学、理学、心学的指摘往往需要考虑特定历史时期的时代背景,真正落后的是封建社会的社会意识形态,而不是被用来巩固意识形态的儒学思想,相反,无论《论语》《孟子》还是《大学》《中庸》在现在的社会背景下也是有着历史沉淀下的进步意义的。依旧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与思考。

如何将儒学思想乃至中华传统文化推广向现代年轻人,改变21世纪新青年对中国古文化以及古典文学的刻板印象,应该成为我们现代读书人义不容辞的实名。

樊登先生将对《论语》的解读按顺序分为《学而》《先进》两部,文中对论语原文进行逐句解析,降低了现代读者学习《论语》的阅读成本,更有利于儒家思想对当代青少年的普及与教化。


文:珠海公司 赵浩添